Archive for 原创

落红不是无情物

去年这个时候写的一篇文章 转眼一年已逝,但思念亘古不变……

谨以此悼念已故的爷爷…… 

一架不老的钟   溘然停摆

秋日的心绪霎时冰冷  蕴成雾  凝成雨  沾湿我的衣

想在您的膝前 再听一声您的嘱咐  或是责备  都已成枉然

只能 在归乡祭奠的路上  让泪水  痛苦我的心                                                                              

                                                                               ——题记    

         汽车,载着沉痛,载着思念,奔驰。    

         穿过幽静的村庄,穿过蜿蜒的小路,穿过阴空笼罩下有些荒凉的田野,伴着一声哀婉的长鸣,缓缓地停下。身后,扬起的沙尘,舞乱了思绪,模糊了视线。    

        清幽的卫河水,平静得不起一点波澜。寂寞,仿佛在这里沉睡了一千年。    

        寂静的河谷,透着禅意的银杏树宁静得伫立在坟边。昏黄的泥土,青灰色的墓碑,几块石头压着的一叠黄纸在瑟瑟秋风中无力地挣扎着,而我那亲爱的爷爷却已在泥土中长眠。    

        胸中浸满了生命尽头的悲凉,我被压抑得几近窒息。    

        心在哭泣,哭泣我那慈祥和蔼的给予我无尽关爱的祖父。心在忏悔,忏悔我年少的无知,天真地将爷爷当作一棵不老的树,就那么一味心安理得地索取,枝,叶,花,果,却无暇理会渐渐苍老着的大树那愈加憔悴的容颜……    

        炮竹声响起,坟前的纸元宝也被点燃。那一团火焰跳动着,牵动着亲人们无数颗满载着哀伤和惦念的心。燃烧了的灰烬随风飞旋,伴着我绵延的思绪,蹁跹……
 
      
爷爷啊,记得那时,我还是一个刚刚学会走路,仍在牙牙学语的两岁孩子。爸妈因为都在焦作市里的银行上班,每天早出晚归,工作十分忙碌。于是,像所有初为父母的年轻人一样,他们只好先将我托付给新乡老家的您和奶奶照顾。
   
可以说,我童年最初的记忆始于那座朴实幽静的小村庄,那栽满花木弥漫芳香的庭院,始于院门口那棵枝繁叶茂的大桐树下,您为我重复了无数遍的老故事,还有奶奶那慈祥的笑容……
   
您总爱对人说俺家孙女多聪明,还不到4岁便可以识多少字,背多少诗,数多少数。
   
您总爱对人说俺家孙女多善良,每每从外面玩耍回来,总是带着遗落在墙角街头不知名的小树小草,小心翼翼地栽种到我们家院子里,无微不至地呵护照料。
   
您总爱对人说俺家孙女多手巧,那么小便会帮奶奶穿针引线,还会把采来的野花枝条编织成漂亮的花环。
   
您向人家夸耀孙女的时候,总是那么开心爽朗地笑。看着您自豪的样子,幼小的我心里美滋滋的,因为我开始明白,我这个小孙女对于您而言是多么的重要。
   
小时候的我,是个胆小怕生的孩子。记得那次家里来了个修水管的陌生人,手里拿着在一个小孩子看来奇怪可怕咄咄逼人的工具。我吓得撒腿就往屋里跑,一头撞进您的怀里,紧紧地抓住您的手臂不停地喊爷爷抱抱。那时侯,您便是我的保护伞,我安全的依靠。
   
小时候的我,是个调皮费气的孩子。那次和小伙伴爬树摘槐花,一叫踏空摔下来,将膝盖磕得鲜血直流。医生要您按住我挣扎的双臂,用酒精为伤口消毒。一种刺骨的痛从膝盖蔓延开来,我伏在您坏里哇哇大哭,不经意间抬眼,却看见您额上道深陷的皱纹,看见您眼眶里闪着的泪光。
   
多少年了却难忘记忆里的那次离别——大桐树下您和奶奶蹒跚的步履,微摆着的写满岁月痕迹的手,闪着晶莹泪光的双眼,天际一抹残阳血染了的村庄——那一幕尘封了若许年,却依旧清晰,因为,那时,幼小的我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离别的凄凉……
   
接着,我便开始了我的学业,开始了我的城市生活,幼年小村庄里一切的无忧无虑自由自在便被尘封在记忆的深处了。爸爸是个孝顺的儿子,每两周或者一个月便趁周末带我们全家回去看您们。每每听说我们要回去,您总是激动得睡不好觉,一大早便起来坐在家门口的石登上等着迎接我们。看到一天天长大的我,您笑得合不拢嘴,您把我拉到院墙跟前,用您那长满老茧的手在我的头顶和墙面上粉笔印之间来回比划着,那一道高过一道的粉笔印迹便是我成长的见证。
   
随着课业负担的加重,我不能再那么频繁地随爸爸回去看您们了。爸爸说每次看到回老家的只有他一个人,您的脸上再不是以前的喜悦,而更多的是遗憾和失落。虽然您明白我的学业很重要,因为您也希望我有美丽辉煌的未来,但您仍然时时盼着我回去,去抚慰您寂寞的心。您打电话来总会说,我小时候种的香椿树都长过房顶了,我们的葡萄架上又结满葡萄了,您说知道我喜欢月季,您就为我种了满院的月季,这时候五颜六色的花儿已经盛开了,红的,黄的,粉的,白的,就像我小时侯画的水彩画一样漂亮……
   
我真的不是一个合格的孙女。虽然我也想念您和奶奶,也尽可能抽空回去看您们,可是,习惯了城市里喧嚣与奢侈的我,再也受不了乡下夏天的酷暑冬日的严寒,受不了时时被不知名的虫子吓到的日子,受不了没有电视电脑商场超市的生活。我总是以学习为幌子,拒绝您让我在老家多住一阵子的请求。我自私地只管满足自己的舒适,却一再地忽略了您眼中的哀怨与落寞。
   
还记得去年,全家人拿着我的通知书沉浸在一片喜悦中,唯有您摇着头唉声叹气,您说:不好不好,还是上新乡的河师大好啊,每天都可以回来家里,非要去什么西安,那么远……”邻居们笑您不懂得一本二本大学的差别,爸爸也耐心地给您解释说那个学校比河师大好的多,直到喜悦与自豪跃上您苍老的面庞,多年来不曾改变的爽朗的笑:颖颖是咱家第一个考上重点大学的孩子啊!一旁的我却默默地怔在那里一言不发,任感动的泪水粘湿眼眶,任离别的哀伤划过心头,任无限的自责涤荡我曾经无比自私的灵魂……
 
   
爷爷啊!为什么?为什么您不能等到我放假回家便这样悄无声息地离开?为什么您在病得奄奄一息之时却说不能耽误我考试,于是硬要阻止爸爸通知我回来见您最后一面?爷爷,您知道吗?当我一夜奔波后带着满心喜悦走进家门,却看见墙上照片里您熟悉的慈祥的面容,一时间,从未有过的,一种天旋地转的崩塌,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楚,我几乎要窒息,以至于泪水顺着面颊流入嘴角,却忘了那是怎样的滋味……
   
爷爷啊!您说,您为我种了满院美丽的月季等待我归来。而今,当我再次推开那已略生锈的大铁门,踏进那落满灰尘的庭院,却不见了您蹒跚的身影慈祥的面容,只剩下,秋风中瑟瑟发抖的枯萎的月季,凌乱的枝叶,凋落的花瓣,一片让我目不忍视的狼籍,一片让我痛彻心肺的荒凉……
  
    秋风起,泥土中,零落的花瓣微微颤动,仿佛在诉说着什么。
   
爷爷,现在的您,是在天边静静地看着这尘世间的一切吗?
   
您远方的孙女回来看您了,看您的花儿,听您的嘱咐,忆您的笑容,您看到了吗?  多想再为您泡一杯淡茶,让萦绕的清香轻轻地为您驱散劳作后的一身疲倦;多想再乘一次您的小三轮车,静静地望着无际的田野湛蓝的天,听温柔的风的细语和着您的低吟浅唱在耳畔;多想再捧着成绩单伏在您的膝前,听您“胜不骄败不馁”的教诲,哪怕千遍万遍;……然而,这一切,终已成了我最最奢侈的心愿。
  
 爷爷,如今,我只愿默默守着这满院凋零的月季,用心去听落花的丝语;让这飞舞的花瓣,载我无限的牵挂和思念,去追随您,祝福您,一路走好……
   
风又起,花瓣,舞乱了我的视线。
 
   
往事一幕幕,转眼烟灭灰飞。

梦醒独伤悲,泪空垂。

小院苔生幽阶翠,物尤在,人已非。

落红未饮忘情水,片片飞花,点点泪。
             
                                                                

57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Comments (1)

黄尘遗忘的角落

                                         

历史永远只记住晦涩的结论,而忽略有血有肉的细节。

                                                                    ——题记

铺开时间的卷轴,拂去厚重的黄尘,一声低沉的呼唤在回荡。烟云氤氲,渐现你的面庞。你顾盼流转的眼里有无数温柔在流动,你的手指被时光雕琢地骨感又沧桑。

你叫历史。而我叫你——黄尘下。

(一)

风起云涌。放眼望去,狼籍的大地,稀少的人烟,随处可见杂乱的石堆上还分明写满了刀光剑影战火硝烟的痕迹。

乌水滚滚东流,浪花淘尽英雄。江边,你赫然而立,高大威猛的身躯,饱经沧桑的面容,满带愤恨与凄凉的眼睛,深情地凝望着江东的大地。风,吹起了你的衣衫,舞乱了你的发。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那冲口而出慨叹时的悲愤,那激昂的声音如此悲凉冲破云宵,叹苍天无耳亦无眼,天要亡我。

   遥想当年,你雄姿英发,傲视群雄,锐不可当;你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使得百二秦关终属楚,霸名威震宇内;你“乘势起陇亩之中,三年,遂将五诸侯灭秦,分裂天下而封王侯”,成为顶天立地的西楚霸王。而今,当烽烟又起,四面楚歌,你的眼神中再没有了当年的自信,却多了无助,你的脚步再没有了当年的坚定,而多了慌乱;当虞姬横刀,将一朵生命之情绽放成矛尖锋刃的湛蓝,我看到鲜红鲜红的血流过雪白雪白的颈。壮士掩面,乌骓悲鸣。

    历史总说你有空有一身勇猛却毫无政治谋略,说你空爱沽名钓誉却不思卷土重来。“此沛公左司马曹无伤言之。”面对这个强敌你直言不讳,只为了胸怀的那一份坦荡;鸿门宴上亚父示之者三,范增数目项王,你却“默然不应”最终放虎归山,只为了“善遇刘邦”的那一句允诺。当兵败中原当虞姬自刎,你自知昔日“势难回”,“自知“无颜见江东父老”,自知“卷土重来”已成为遥不可即的神话,于是,你毅然决然地将那曾陪你经历百战的利剑横过你不曾屈服过的高傲的颈。剑轰然一声坠落了,横在地面上散发着冰冷的寒气,鲜血,一滴一滴,汇入滚滚乌江。你高大威猛的身躯倒下了,只留下一个顶天立地的背影和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传说。悲凉的夕晨,穷途末路,壮士一去不复返!天地为你默哀,日月为你送行。

    相比之下,我还是更赞同女词人李清照对你的评价,“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纵然失却良机纵虎归山,你依然是胸怀坦荡荡的君子;纵然虎落平阳自刎江畔,你依然是美人心中重情重义的英雄。

   “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悲壮之音绕转于天地之间,世界亦为之动容而凄然不已。
  
“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虞姬怆然泪下颤声回应着你的曲子那凄凉而悲壮的歌声令听者心碎而泪满衣襟。

    一段刻骨铭心的生死相许,一份一马平川下的似水柔情,让英雄的身影,在奔腾不息的历史长河里,显得愈加高大,让人仰视。

    时过悠悠两千年。历史尘封了两千余载的日日夜夜,如今物是人已非。厚重的黄尘下,岁月依旧发出低沉哀惋的叹息,何谓英雄?我不知道。

    只是放眼望去,乌水江畔只留下一片血染的坦荡。                                    (二)

流芳千古的霓裳羽衣舞宴,嫔妃纷纷,你却没有去。不因嫉妒,只是不愿想起花萼楼前昔日的惊鸿。

他看到了你的缺席。或许是年迈的感伤,或许是一时的心起,又或许是曾经的怜爱还在心中留下了浮光掠影、惊鸿一瞥。

不知道他在花萼楼上霓裳羽衣之中,是否有些微的走神?是否想起若干年前的惊鸿。

宴罢回宫,当然还是与杨妃共度,但他却密封了一斛珍珠,托了宫女,给你。

然而,一斛珍珠又如何安慰你此时已经孤寂落寞支离破碎的心呢?

当年,你也是个通晓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的才貌双全的奇女子,淡妆轻扫,亦难掩如花容颜。你温文尔雅的言语,优美大方的举止,像一杯清香醇郁的茶,霎时虏获了玄宗皇帝的心,也为这雍容华贵的皇宫大院增添了一抹清雅与高洁。

你说你爱梅,于是,他便为你的宫中植了满院的梅花,与你流连花下,吟诗作赋,还封给你一个美丽的名号——梅妃,一如你的恬静娴雅,与世无争。

那段幸福的日子是你一生之中最美丽的岁月,然而终归化做了你永久伤痛的回忆,只因她——一个拥有和你一样出众的才华和美貌却和你风格截然不同的女子——杨玉环的出现。

从此,你的如梅的淡雅完全被她雍容华贵的光华所遮掩,你被遗忘在深宫的角落。庭院深深,再没有了赏花作赋对酒当歌的欢声笑语,再没有了花萼楼前的惊鸿舞姿,有的只是你孤单的身影,独坐在生白露的冰冷玉阶上,品尝着天阶夜色凉如水,饮尽一杯寂寞,任“残妆和泪污红绡”。

光阴无情,青春难再,岁月憔悴了你的容颜。你坐在上阳东宫中,对着凋零满地的花瓣,苦笑,无语。冷冷清清,怎一个愁字了得?

安史之乱,他带着杨贵妃仓皇出逃,宫人四散。侍女们催促着你赶快逃走。
  
然而你却微笑着拒绝了。你一个人靠着老梅树静静地坐着,怀抱着往日支离破碎的记忆哀惋地叹息。乱兵攻来,你为了给那个曾给你十年快乐十年泪水的明皇守住贞洁,毅然决然地投入深井,香销玉殒。纵然他给了你如此刻骨的伤痛,你却依然忠贞不渝。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脆弱却美丽无比的灵魂……

(三)

孤山的孤独,是一种充盈的寂寞。

一千年前的那个早晨,你避开了湖水在金色阳光下耀眼的光芒,避开了渔船丰收后的欢唱,避开了游人在错落有致的亭台间的笑闹,避开了文人雅客们落地有声的咬文嚼字,你毅然地孤身一人,投进孤山的怀抱。

你精通于作诗填词,书法绘画,功名权贵对你来说唾手可得,你的出众的才华本不该将你隐没在那个时代的角落。然而,你秉性恬淡好古,无视功名利禄,自题“道着权名便绝交”,一生不出仕,连宋真宗都请不动。

世人眼里的一切荣华富贵于你而言不过过眼云烟,你只愿做只闲云野鹤,屏弃江湖身不由己的无奈,屏弃歌管丝竹的喧嚣,闲看亭前花开花落,静望天上云卷云舒。你在云树掩映下结茅为室,编竹为篱,过起了隐居的生活。

然而,难免的,孤寂笼罩着你的心。

一个雪霁的清晨,你从长夜醒来,忽觉暗香盈室,一朵梅花远远地立着,凌寒独自开,就这样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你的生命里,暗合了你内心深处最本质的秉性,抚慰了你孤寂落寞的流浪的心灵。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梅似乎听懂了你的千古绝唱,用芬芳回应着你。于是,梅便成了你的妻。

你还养了两只鹤。每每你外出游玩客人来访时,家童便将鹤放出,招呼你回家。鹤轻轻掠过天空,一眼就认出了你。于是,鹤成了你的孩子。

一段“梅妻鹤子”的千古佳话就这样流传开来。

身在世俗中的人们有太多太多的羁绊,以心为形役劳累痛苦不堪,于是发自内心地羡慕你的清幽恬淡。纵然没有功成名就的千古霸业,没有荣华富贵的显赫仕途,岁月依旧会作出公正的裁决,让你青史垂名。

你走了,悄无声息地走了。鹤在墓前悲鸣而死,梅林似有感应地渐渐荒芜了。只留下,孤山里空谷余音,一绕千年……

黄尘遗忘的角落里,历史在无声地叹息……

                                                          

529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发表评论

思念的传说

思念的传说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

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李商隐[]

(一)

轻轻地你走了,正如你轻轻地来。

我在悠长无边的江水之畔久久地伫立,望断了远处飘渺的群山,却终不见你婀娜的倩影。寂寞的东风无力地掠过,照眼伤情的远水波光粼粼。风吹过岸边的柳枝一如你迷人的黑发,轻舞飞扬,柳叶上还粘满了你新洒的斑斑泪痕。

我徘徊着,寻觅你飘散在空气里的余香。但见柳絮迷蒙,如我的愁绪,绵亘到孤独的尽头。

相见何等的难得,离别又何等得难堪。

(二)

悄无声息的黑夜,漫无边际的思念。

黑色的心思穿过黑夜的忧郁,开成了遍地的雨花。

我独坐窗前,任窗外的雨打落片片花瓣,敲击着我脆弱不堪一击的心,任无边的冷寂慢慢地吞噬掉空气中游离着的最后一丝温暖。

当记忆的线缠绕过往支离破碎,心层层叠起,每一处褶皱里都漾满了疼痛。

我的世界里一片凋零。

我转身,点起了一支红烛,跳动的火焰里燃起了无限温柔。美丽的烛光为了那不渝的守侯而绚烂。

我的思念如屋檐下的春蚕编织的缕缕丝线,至死方尽。

屋内光线渐暗,烛焰不安地跳动着,挣扎在生命的尽头。黑夜无声的冰冷仿佛要将它瞬间吞噬。终于红烛燃尽,蜡炬成灰,这最后一滴眼泪亦是为你而流。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

今夜,我枕着思念的泪,酣梦千年。

(三)

梦中,我挣扎着撕开这无边的黑夜陪你远行,寻觅着你温柔的倩影。

清晨,一抹阳光带着淡淡的冰凉射入你的房内。透过辰光的踪迹,你被空气里纷飞的游丝舞乱了思绪,愁肠一时曲折辗转。窗外,花自飘零水自流。

对镜梳妆。你昔日平静的目光中莫名地多了几许慌乱,你看见无限愁思悄悄染白了你鬓边原本乌黑的发,思念的烈火焚烧着你的心,憔悴了你原本红润的容颜。

夜晚,你独坐在屋前的台阶上,品天阶夜色凉如水,吟诵着“思君如夜烛,垂泪到天明”的诗句。月光静静倾泻下来,映照你清水芙蓉般宁静的面庞。

我听到了你内心焦灼的呼唤,无奈却被一种莫名的力量阻挡了想要拼命奔向你的脚步。我焦急着挣扎着,汗水洒落满地。终于,梦醒了。

(四)

时光如水一般从指间流走,思念却像皱纹一般越来越深。

咫尺的天南海北,霎时间月缺花飞。

然而我坚信,此去蓬莱的路途并不遥远,因为我的心时时刻刻都陪伴在你的身边。

我愿托付那殷勤的青鸟,将这无止尽的眷恋带给独在远方的你。

思念穿越了漫漫空间,你听到我热烈的呼唤了吗?
   
此刻,如潮水般侵袭我脑海的,全是属于你一个人的记忆。

相见又待何时                                                          

44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发表评论